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

孙中山先生奉安史实撷要 林伟功

由于笔者长期研究林森曾以《孙中山与林森》文章参加1996年在孙中山故里召开的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30周年国际学术会,发现较多林森主持孙中山先生逝世悼唁、踏勘陵地、陵墓设计评奖、迎榇、修陵等一系列活动的有关史料,与许多流传的文字记载不尽相同,现谨取其中奉安内容结合有关史料撰文,以飨读者,并就教于方家。

1928年7月6日蒋介石和阎锡山、冯玉祥、李宗仁、白崇禧及吴稚晖等至北京西山碧云寺孙中山灵前举行祭告典礼,以示北伐已经完成。是时在林森主持努力下,孙中山先生陵园主体也基本完工。于是9 月27日,国民党中执会第170次会议在南京丁家桥中央党部举行,通过议案:“总理安葬日期定在民国十八年(1929年)三月十二日总理逝世四周年时举行 ”。于是在蒋大败异已,控制大局后,以国民政府名义决定如期举行孙中山先生灵榇奉安大典。1928年11月9日,国民政府在第51号训令中,通告葬期业经葬事筹备委员会第62次会议决定,于1929年3月12日中午举行奉安典礼。遂决定派林森(时任国民政府常务委员、中央政治会议委员、立法院副院长)、郑洪年、吴铁城(尚兼中央执行委员会代表)三人为迎榇专员。

一、筹备

12月2日,林森率众恭奉用20000元自德国购回准备更易原棺的紫铜棺北上,筹划有关迎榇事宜。23日,林森等抵北平(北京,下面不注),在郑洪年的私宅—魏家胡同17号设立“迎榇专员办事处 ”。翌日晨,林森派吴铁城等将铜棺移至碧云寺待用,并行谒灵礼。接着办事处召开会议,对迎榇事宜做详细安排,下设以孙璞为主任的总务股、孙绳武为主任的交通股、唐日新为主任的司仪股、赵超为主任的纠仪股及设置股等。分工明确,各司其职。总务股办理迎榇机要文书及各种函电、交际、庶务等事宜;交通股办理迎榇经过路线之测绘、道路桥梁的勘查修整及铁路车辆的计划安排,沿途交通的布置;设置股办理西山灵堂祭台及沿途各处的设置及杠罩等事务;司仪股办理公祭之赞礼引导及招待来宾事宜;纠仪股办理维持送殡行列秩序、沿途指导行礼等。

经过一段工作后,1929年1月5日,林森致函孙总理葬事筹备处,报告迎榇详细计划和费用,函件获批准后,立即按方案实施,展开工作,派员训练杠夫、拓宽大道。由于西山山麓至海甸段道路曲折狭隘,高低不平,经第一集团军第四军团总指挥方振武将军提议,派工兵修路。

1月17日,国民党第二届中执会第191次常务会议通过《总理安葬日纪念办法》、《全国举行总理安葬纪念大会宣传办法》、《南京迎榇纪念大会宣传计划》、《北平迎榇纪念大会宣传计划》及《迎榇宣传列车宣传计划》等议案。迎榇筹备工作加紧准备。由于是年冬北平、南京均雨雪甚多,迎榇大道无法如期竣工,中执会于2月7日的第196次常务会议上通过议案:“鉴于总理奉安大典,国家体制攸关,原定日期嫌促,筹备未周,更改展至6月1日举行。”

4月9日,国民党总理奉安大典委员会议决通电全国,“总理奉安,下半旗3日”;翌日,拟定各地党部及民众机关参加奉安大典代表名额;17日,指定何应钦为奉安典礼总指挥(后改朱培德);24日,议决总理奉安日期定为7天。5月6日,国民党第三届第8次中常会议决“依戴季陶提议,参加总理奉安大典之中央党部、国民政府各委员及特任以上官吏,必须着素地蓝袍黑马褂。”

经过努力,迎榇工作基本就绪。5月20日下午2时,由孙先生孝男孙科和协和医院医生史蒂芬诣西山碧云寺,率守灵卫士将孙中山棺内保护液放净,而后用白绷布周身包裹,复入棺中,仍奉置石塔内。22日晨7时,迎榇专员林森、郑洪年到寺,林森以易棺辞昭告于孙中山先生灵前:“惟我总理,近在咫尺,仪容如生,精神不死,至坚金贞,日驰月驶,幽灵妥凭,万年于是。”[注2]告毕,指挥护灵处的马湘督率护灵卫士将灵榇恭移大殿。8时许,宋庆龄、孙科等亲属及各大员齐集。由孙科、林森、马湘等为孙中山先生遗体更换内外衬衣、礼服及手套、鞋袜。殓服内为白绫衬衫,外罩素实地纱长袍,玄青素缎马褂,白纱手套等(均由北平敬蚨祥绸缎庄定制)。“奉移总理遗体殡殓铜棺” 完毕,众人静默示哀,旋谨敬绕视一周,随后孙科等率同卫士封棺,奉置祭堂,时为上午11时。接着决定由23日至25日为公祭日。盛况不赘。

二、奉移

5月25日晚,宋庆龄、孙科等亲属与迎榇专员林森、郑洪年、吴铁城及海陆空军总司令行营主任何成浚、河北省主席、代理平津卫戍司令商震先后都抵碧云寺。夜12时,孙中山先生亲属行祭奠礼。迎榇专员兼中央执行委员会代表吴铁城行祭告礼。奏哀乐,恭读祭告词,肃穆庄严。之后,灵榇上覆民国国旗,由林森、郑洪年、吴铁城、何成浚、商震行奉移礼。林森读恭奉移词:

“国民政府特派迎榇专员林森、郑洪年、吴铁城,谨于十八年五月二十六日上午一时,奉移我国父灵榇,谨以鲜花一束上献灵前,而陈言曰:维国父之弃世兮,忽忽乎逾四期。昔灵榇之滞平兮,慨干戈之未夷。翳幸告乎统一兮,谨卜吉以奉移。归葬于紫金之阳兮,惟神明其格思。噫党国之多艰兮,赖后死同志之共支。愿灵爽之在天兮,警觉而默佑之。精诚亲爱以团结兮,努力于遗教之实施。民有民治民享兮,现中华璀灿于来兹。奉神輀而起节兮,奕奕旌旗。瞻遗容而陈辞兮,泪不绝其如丝。”[注3]

接着,奏哀乐,鸣礼炮101响。随后,24 名杠夫敬谨移灵。由郑洪年为前导,余由林森率领在灵榇两旁敬谨扶送,亲属随后。卫队在灵榇前后相卫,犹如孙中山先生生前出行。灵榇起行,以骑兵官执旗开道,两骑兵分执国民党党旗、国旗,后随一队骑兵。依次为军乐队,奏哀乐。香山慈幼院600多学生手执素纱灯随后送殡。次为遗像亭,中置3尺高孙先生遗像,像前为宋庆龄所献由20人抬行的大花圈。像后为提炉20对,两连护灵兵荷枪拱卫。中为由32名杠夫相抬的灵榇,后为家属及送殡者,最后又为骑兵队。

是夜月朗星稀,自动送殡的民众夹道而立。灵榇抵万寿宫门牌楼前,恰晨光熹露,地势开阔,遂更换蓝缎大棺罩。改用64人的大杠。9时55分,灵榇进西直门,送殡的各界代表及陆海空马步三军、警察各队,都依次恭候街道两旁,望见灵榇,司号者即吹启行号。吴铁城戎服执鞭指挥行列。张学良派飞机3架盘旋于空,以示哀悼。夹道民众万头攒动,肃穆无哗。所经路段均设素彩牌楼,全市衙署、城门、牌坊均悬党旗,张素彩,挂素灯。各商店民居均悬半旗。灵榇过时,两旁民众皆自动脱帽俯首肃立。各工厂之汽笛每隔10分钟长鸣一次。

下午3时15分,灵榇经长安门、中华门,出正阳门抵东车站,林森等迎榇大员及亲属敬谨奉置灵榇于灵车。礼炮手鸣101响礼炮。各大员及亲属肃立灵车前,行礼默哀。林森致启灵辞:“维中华民国十八年五月二十六日下午四时,特派迎榇专员林森、郑洪年、吴铁城,奉命恭迎总理灵榇,由平浦路南下,奉安于南京紫金山陵墓,谨先致告辞曰:‘于穆国父,功侔汤武。祚我社稷,统一疆宇。钟阜郁郁,名山千古。卜吉有日,閟灵斯上。万里执拂,如陟屺岵。白马素车,连燕接鲁。山河如默,涕泪如雨。哀思载道,一行千古。 ’”[注4]迎榇灵车计15辆。车头交结国民党党旗、国旗。前导为两列铁甲车,接着是送灵执事车、宋庆龄专车,后面是灵车,接着是孙科夫妇及子女花车,后为参加奉安大典的来宾车,迎榇专员及办事处人员车,最后有三列送殡客车殿后。下午8时,灵车抵天津,哀乐大起,天津警备司令傅作义、平奉铁路警备司令李生达、天津市长崔廷献、公安局长曾延毅等诣灵前致祭,礼毕车行,傅作义亲率一队卫兵,护送灵车至德州。

28日上午3时40分,车抵蚌埠,来此恭候的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偕夫人宋美龄(1927年12月1日蒋宋方联姻)及财政部长宋子文、讨逆军第五路总指挥唐生智上灵车敬谨行礼。接着,哀乐起,安徽省主席方振武、师长徐源泉、毛炳文、岳维峻等官员及各机关团体代表在月台向孙先生灵车行三鞠躬礼。之后,蒋氏又到前车慰问孙夫人。灵车继行,直抵浦口。

为按时奉安,上午8时30分前,国民党中央执监委员、国府委员、特任以上文武官吏及葬事筹备委员均渡江在浦口车站恭候。当灵车抵站时,哀乐高起,狮子山炮台鸣礼炮101响。天空飞机盘旋散发迎榇传单。蒋介石及众大员齐集肃立,向灵榇行鞠躬礼,默哀3分钟。随后灵榇安放于围以白幔、饰以花环的灵车驶上威胜舰。12时许,舰抵中山码头。时停江面的各舰均下半旗,并鸣礼炮致敬。奉安总干事孔祥熙率32名杠夫登舰,用小杠将灵榇奉移上岸。身着玄服罩玄纱的孙夫人紧随灵车后,其余迎榇者谨随,上岸后灵榇奉移特备汽车,上覆盖国民党党旗、国旗及鲜花。40名队员组成的军乐队前导,灵车起行,众军政大员依次执绋,迎榇人员一律着蓝袍、黑褂、白帽、黑鞋袜,庄重整齐肃穆。灵车之后为孙夫人、蒋夫人、孔夫人三姐妹及廖仲恺夫人何香凝等。孔祥熙骑马指挥。迎榇队伍途经中山大道时,南京万人空巷,夹道恭立。灵车抵中央党部后,于哀乐声中移灵榇于礼堂中央,所有大员与亲属依次于孙先生灵前肃立默哀。而后,由中央委员、各特任官轮流守灵。蒋介石、谭延闿、胡汉民为首班。从5 月29日到31日安排为公祭日。在中央党部礼堂北面设灵坛,中放灵榇,周置花树,坛前设祭案,案前中置主祭铜牌,左侧为祭文,右侧为花圈,四壁悬挂孙先生年谱及各机关敬送的花圈。

三、公祭

5月29日,先为中央执行委员、监察委员及全体职员公祭,由胡汉民主祭;接着是国民政府主席暨委员率全体职员公祭,蒋介石主祭;继为国民革命军编遣委员会委员率各部职员公祭,蒋介石主祭。9时20 分起,为各省、市、军政代表致祭。翌日,参加公祭的有国民党海外各总部暨各支部代表、海外华侨代表、蒙藏代表、各省市农工商学兵代表,时至下午6时祭者犹络绎不绝。第三天参加公祭的有荷兰、比利时、美国、意大利、瑞典、古巴、葡萄牙、波兰、捷克、日本、法国、英国、德国、土耳其、挪威、丹麦等18国公使,由荷兰欧登科专使主祭。接着由外宾公祭,中有孙先生日本旧友头山满、犬养毅等。下午2时30分,为孙先生之亲属宋庆龄、孙科、蒋介石、宋美龄、孔祥熙、宋蔼龄等50余人致祭。3时后,上海复旦大学、暨南大学学生军、国府卫队、航空署职员等公祭。6时,公祭毕,举行封棺典礼。参加者有孙先生亲属故旧、迎榇专员、中央委员等,蒋介石主礼。礼毕,全体恭诣灵前瞻仰孙先生遗容,作最后之别。宋庆龄同何香凝泣不成声。蒋介石、孙科、孔祥熙督同马湘等将铜棺安盖,蒋、孙、孔三人躬自涂殡。7时,哀乐起,封棺典礼告成。

四、奉安

6月1日2时,奉安总指挥朱培德、总干事孔祥熙及各组成员均到场准备。4时正,各大员、亲属入灵堂,依次排列,行移灵典礼。各国专使也肃立院内恭候。典礼由胡汉民主持。礼毕,由孔祥熙执旗前导。4 时15分,狮子山炮台鸣礼炮101响,随后灵榇移到灵车,灵车缟素,上覆国民党党旗、国旗。执拂者依次为孙先生亲属、蒋介石、各国专使、中央执监委员、国府委员、特任官等。孙夫人、宋美龄等女眷在特备玄色布幔内步行出中央党部大门后,分乘马车随灵。

4时25分,发号,灵车启行,军校学生 200余人为护灵团,全副武装分列两旁随行。铁甲车为先导,送殡队伍共10行列,由骑兵一队执长矛殿后。迎榇大道沿途共搭大牌楼20座。灵车经过,万众脱帽致哀。罗家伦新作《奉安歌》:“大道兮填填,哀吹兮极天,肃奉安兮国父,灵车兮计迁……”与哀乐交织,甚为悲壮。

上午9时20分,灵车抵陵麓。灵榇下车后置于由108人抬的灵舆之上。9时45分起杠,踏石级上行,40名乐队人员奏哀乐前导,孙夫人等亲属步行随护,执拂人员恭扶前进。10时8分,灵舆至祭堂前平台,杠夫换小杠抬灵榇,由宣赞员宣赞,执拂人员恭扶灵榇进祭堂,灵榇停于祭堂中央后,举行奉安典礼,蒋介石主祭,谭延闿、胡汉民、王宠惠、戴传贤、蔡元培为陪祭,依程序就位、肃立、奏哀乐、行三鞠躬礼、献花圈、读诔文。接着孙先生亲属、中央委员代表、国府主席、孙先生亲故代表、迎榇专员代表、葬事委员代表、专使领袖分列左右,恭移灵榇进墓门,奏哀乐,全体默哀。礼成之后,由孙夫人率孙科夫妇等将墓门敬谨严扃。灵榇移人灵穴,安妥则中午12时正,孙中山先生奉安大典告成,狮子山炮台鸣礼炮108响致敬,全国停止工作3分钟,静默致哀。后灵穴上置捷克雕刻家高琪所刻中山先生汉白玉卧像。

当日,于陵下竖一巨碑,上刻谭延闿所书“民国十八年六月一日,中国国民党葬总理孙先生于此”。此后的中山陵园未完工程继续由林森负责主持至1937年抗战爆发,国府西迁重庆止。

今年适逢孙中山先生奉安大典七十周年。在缅怀其历史贡献的同时,将奉安的史实作此简述,以利于让今人了解历史,和海内外人士对孙中山先生的尊崇。

(原文较长,本刊只选用奉安大典相关章节,请作者和读者谅解)

(作者单位:民革福建省委、福建省姓氏源流研究会)
返回列表